《196744》全本小说_《196744》纳兰纥溪南宫煜全文阅读
栏目分类:休闲阅读   小新读书网   责任编辑:小新

这本小说《196744》讲述了主人公纳兰纥溪南宫煜的故事,是作者六月流萤的倾心作品。本书精选篇章:纳兰府的下人噤若寒蝉,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舒氏的庶子没人看管,直接跑了出来,看到躺在血泊中断了手的姨娘,脸上满是血痕像是女鬼的姐姐,还有满身血洞的阿玛
“你们母女真是一脉相承,贪心不足蛇吞象。”
 
这个恶妇,出生后就占了纥溪的地位,再窃取了纥溪的姻缘,让他们之间误会重重,最后害了纥溪的命。
 
如果没有这对母女,如果纳兰庆不那么糊涂,他和纥溪会有多么幸福……
 
想到这里,南宫煜眼底掀起滔天的恨意,手起剑落,将金婵的脸划了个稀巴烂,她不配有这张跟纥溪相似的脸!
 
“啊——!”金婵捂着脸惨叫,哭喊着爬向纳兰庆,“爹,救救我……”
 
纳兰庆屁滚尿流的闪躲着,生怕南宫煜的剑下一瞬就刺向自己。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纥溪也是我的女儿,奴才从没主动害过纥溪啊,都是被这对母女给蛊惑了啊!”
 
南宫煜当然不可能放过他,在他身上戳了数个血窟窿,痛得纳兰庆惨叫连连。
 
可是这些地方都没有伤及要害,让他痛得死去活来却又死不了。
 
金婵瞪大眼看着身上、脸上染了血,活似修罗的南宫煜,再次后悔招惹了这个男人!
 
纳兰府的下人噤若寒蝉,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舒氏的庶子没人看管,直接跑了出来,看到躺在血泊中断了手的姨娘,脸上满是血痕像是女鬼的姐姐,还有满身血洞的阿玛,顿时“嗷”一声,晕倒了。
 
图管事赶过来,不顾一切上前将南宫煜的剑抢下来,跪地老泪纵横。
《196744》全本小说_《196744》纳兰纥溪南宫煜全文阅读
“王爷,奴才也骗了您,奴才辜负了您的信任……”
 
南宫煜抬脚就踹,踢在他的胸膛,狂吼道:“枉本王如此信任你,你也联合那贱人欺骗本王!”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唯一能无条件相信的那个人已经被他亲手处死!
 
还有什么比自己杀死了此生挚爱更钻心刺骨的痛?
 
“王爷,奴才该死!奴才万死难辞其咎!都是奴才的错,奴才不该自以为是,以为撒谎是为了您好!只求您别伤了自己的身子!”图管事痛得五官扭曲,任由南宫煜发泄。
 
南宫煜忍不住发出讥笑,笑着笑着成了大笑,透着无尽的悲怆。
 
他有眼无珠,对纥溪那么坏,哪里有脸怪下人没有揣摩好主子的想法?
 
把这些人都杀了,纥溪也不会回来了,都杀了,就他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本王才是最该死的那个……”
 
图管事咽下喉间的血水,紧紧抱着南宫煜的腿,不敢松手。
 
他看出南宫煜眼里的灰暗之色,毫无生气,忙说道:“王爷,纥溪小姐的尸首还没找到,您也不想她做孤魂野鬼吧!”
 
南宫煜一怔,空洞死寂的眼凝了凝,是啊,纥溪还在湖里,她该多冷啊!
 
他还不能死,他还有继续活着的意义,那就是找到纥溪……
 
这辈子,他们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
 
南宫煜动了动,图管事像是狗皮膏药死死扒住自己,一时半会还甩不掉。
 
“王爷?”图管事不敢松手,生怕他依然想不开。
 
“你说得对,在找到纥溪之前,本王不会死。”
 
图管事松了口气,心底暗暗祈祷,那就一直找不到吧。
 
纳兰庆身上的血洞渐渐停止流血,但还是很痛,痛得发冷,他有些羡慕起舒氏,已经解脱了,而他连发出声音都不敢,只有活活痛死。
Copyright © 2012-2016 Dushubiji.net.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6000359号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