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繁花落尽》_时婳霍权辞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栏目分类:休闲阅读   小新读书网   责任编辑:小新

筱/月半妆的小说非常火爆,这本《爱你,繁花落尽》的主角是时婳霍权辞。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时婳被这么一呛,识相的没有再劝他吃。这顿饭是她请客,谁知道最后会闹成这个样子,现在只有先离开,去找下一家。她去前台付钱,老板觉得没脸见她,全程不敢看她的眼
她瞬间垂下目光,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羞耻感。
 
她从来不避讳自己的上一段恋爱,但是被老板这么说出来,又恰好被霍权辞听到,总感觉心虚。
 
“那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时婳尴尬的解释,言语十分苍白。
 
霍权辞不说话,收回目光,静静的盯着面前的一大碗关东煮,没有开动。
 
空气沉闷,压抑。
 
时婳万分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带霍权辞来这里吃东西,她就该离京都大学远远的。
 
“吃吧,不然都凉了,你要不要来一杯炒酸奶?”
 
她想缓和两人之间的气氛,但霍权辞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拿起勺子吃了一颗,然后放下。
 
“不好吃?”
 
这家店可是经常被采访啊,都说是全国最好吃的关东煮呢。
 
“膈应。”
 
他淡淡的靠在椅子上,周身萦绕着一股子冷漠。
 
时婳被这么一呛,识相的没有再劝他吃。
 
这顿饭是她请客,谁知道最后会闹成这个样子,现在只有先离开,去找下一家。
 
她去前台付钱,老板觉得没脸见她,全程不敢看她的眼睛。
 
“不收钱不收钱,刚刚的话是我一时嘴快,你别介意,我没想到你真的和之前的男孩子分开了,哎,那小伙子挺好的,长得也好看,又那么体贴你,我都以为你们会结婚的。”
 
老板的声音很小,害怕被霍权辞听到。
 
霍权辞站在心愿墙前,心思压根不在他们这里。
 
时婳眸光不变,“我已经结婚了,今天来的是我老公。”
 
老板一愣,感叹的摇摇头,“可惜可惜,之前我很看好你和那个男孩子。”
 
时婳笑笑,现在想起来,那些日子似乎已经很久远了,久远的仿佛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一样。
 
老板坚持不收钱,她也就作罢,去了霍权辞的身边。
 
霍权辞的目光紧盯着一个地方,那是两张贴在一起的心愿条,上面还贴了一颗小小的红心。
 
——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再绕回来。
 
落款是长安。
 
字迹温和,笔笔端正,本人应该也是一个十分温暖的人吧。
 
旁边的纸条紧紧的偎依着这张,像是一对恋人。
 
——长安有故里。
 
落款是时婳。
 
和他曾经见过的字迹一样,娟秀好看。
 
可莫名的,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刺到了,或许是店里的灯光太亮,才让他的眼睛这么不舒服。
 
时婳刚走过来,就看到了这两张心愿条。
《爱你,繁花落尽》_时婳霍权辞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她的脚步一僵,脑子里“嗡嗡嗡”的响。
 
她好像失声了,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张张嘴,最终还是顿在原地,眼里的光亮逐渐暗淡。
 
她怎么忘了这个,只是看到而已,心脏便传来一股尖锐的疼意。
 
长安有故里。
 
那时候她的网名就叫故里,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遇到长安,是意外,是这辈子最遗憾的意外。
 
可是在现任老公面前,那仿佛是一个笑话,一个赤条条的笑
 
话。
 
她眼看着霍权辞将两张纸条拿了下来,仔细端详。
 
良久,他才开口。
 
“他很爱你?”
 
这张纸条仿佛寄托了那个男孩子的所有思恋,一笔一划,如同对方的心事。
 
爱?
 
时婳的嘴角嘲讽的勾了起来,“也许吧,不过他的爱永远朝生夕死。”
 
“看来你被甩了。”
 
霍权辞毫不犹豫的将那两张纸条扔进了垃圾桶,眉眼有些阴郁。
 
“算是吧。”
 
时婳不想解释,她最讨厌不请自来和不告而别,他明知道她最讨厌,却还是选择了她最讨厌的方式离开。
 
霍权辞转身,其实他没有问的是,当时的时婳也是很爱那个男孩子的吧。
 
那句写在心愿条上的话,温柔的快要溢出来了。
 
他又想起时婳第一次吻他的那个夜晚,她好像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男人。
 
她说她冒着大雨出去寻他,她说她一直在等他。
 
到底什么样的男人,能让时婳放弃尊严,冒雨出去寻找呢?
 
霍权辞瞬间没了继续留在这里的想法,他没必要陪着这个女人睹物思人。
 
他往外走去,而时婳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上车后,他的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看着不远处的霓虹灯,思绪一下子就飘远了。
 
既然两人那么相爱,又为什么要分手?
 
时婳这样的人,对待感情一定十分偏执,一出手就亮出底牌,燃光耗尽也不愿意放手,那为什么最后愿意妥协嫁给他呢?
 
“为什么分手?”
 
他扭头看着她,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时婳心头一疼,脸色也白了几分,“他的家境很好,而我是乡下长大的姑娘,他妈妈说他就是天上的明月,任凭我求得头破血流都得不到,他也听从家里的安排,和另一个女孩子出国了,下着大雨的晚上,我出去找他,求他妈妈让我见他一面,但是他妈妈告诉我,他已经上飞机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曾经他在我的眼里浑身是光,但是从那一天开始,突然就暗淡了,变成了宇宙里的一粒尘埃。”
 
“又是这种俗套的剧情。”
 
霍权辞的眼里不屑,嘴角抿起几分薄削的弧度。
 
时婳心头一堵,她对这个男人敞开心扉,把以前的事情都说给他听,他这是什么态度?
 
“老公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自然不会明白想要跨越阶级门第有多困难,假设你出身低微,遇上一轮明月,也会想要努力摘取的,你我都是一类人,都愿意为了心里的东西撞得头破血流。”
 
霍权辞踩了油门,眼底满是凉薄,泛着几丝尖锐的冷意。
 
“我不会试图摘月。”
 
他回答的缥缈,转头看着时婳,目光里闪过一丝坚定,“我要让星月奔我而来。”
 
时婳的心狠狠跳了一下,她诧异的扭头去看他,注意到他眼里的光亮,她嘴角弯了起来,然后开始低笑,笑得胸腔都在发抖。
 
“老公不愧是帝盛的总裁,在我心里,你就是接近神的存在,感情这种东西,只会耽误你。”
 
在霍权辞的面前谈感情,未免有些世俗,她也不敢想象霍权辞喜欢上一个女人的样子。
 
初见他,就觉得他的身上没有丝毫烟火气,对什么都淡薄的厉害。
Copyright © 2012-2016 Dushubiji.net.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6000359号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