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辛傅擎_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全集免费小说阅读
栏目分类:休闲阅读   小新读书网   责任编辑:小新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是作者魏子馨著作的小说,主人公是:江晚辛傅擎。小说讲述了:江露离抓着江晚辛的肩膀,低声细语的安慰着她。江晚辛低吟了一句,‘明明你才是养女,为什么她对我这么苛刻,我才是江家的亲生女儿啊。’江露离犹记得刚出门时,里面传出来的
江晚辛入狱后的每个夜晚。
 
傅擎都是伴着噩梦入睡的。
 
耳边常常有个声音在质问,“你这么做,良心过得去么。”
 
当然过得去,即便没有江家,也会有别家。
 
即便不是江晚辛,也会是别人。
 
显而易见,像傅擎这种人这种尴尬的处境,迷离的身份。
 
想回傅家,列入族谱,必然会走一条刀尖舔血的路。
 
他在所有备选的企业里选了江家。
 
江家有俩女。
 
江露离,城府深,心机重。
 
江晚辛,天真又单纯。
 
他想,他应从江晚辛入手。
 
那天,他钻进江家小区...
 
已近午夜。
 
江晚辛因摔了一只碗,被江母责骂后。
 
江露离为了宽慰她,带其偷偷出门散心。
 
小区内,有一泊湖水,水波荡漾,映着惨白的月光。
 
江露离抓着江晚辛的肩膀,低声细语的安慰着她。
 
江晚辛低吟了一句,‘明明你才是养女,为什么她对我这么苛刻,我才是江家的亲生女儿啊。’
 
江露离犹记得刚出门时,里面传出来的大吵声,江父骂道,‘一只破碗,摔了就摔了,我整个江家将来都是晚辛的,你这是发什么疯...’
 
正如江父所说,整个江家的确都是江晚辛的。
 
那她江露离呢。
 
就来江家走一遭么?
 
倘若没了江晚辛...那江家的所有就会是她江露离的。
 
这个念头只那么一瞬...
 
江露离手上稍稍用力,把江晚辛推进了湖里。
 
她淡然的站在岸边,看着不会水的江晚辛在水里扑腾着。
 
直到惊动了院内的保安。
 
她才跳了进去,大喊救命。
 
江父江母赶到,江露离从容的伸出手抹了抹满脸的水。
 
江母眼里的担心,她尽收眼。
 
她快速的跑了过去,扑通跪在江母脚边说着对不起。
 
说她也不会水,否则不会看着妹妹呛水的。
 
躲在不远处的傅擎,看得一清二楚。
 
如此‘懂事’又恶毒的江露离。
 
那一刻,傅擎便决定。
 
这场硝烟,他应该对江露离敞开双臂。
 
江家是老来得子。
 
大学时。
 
江父年近六十。
 
常年奔波,身体早就跨了。
 
那时傅擎急于求成,想回傅家。
 
便和江晚辛确定了男女关系,他入职那天。
 
江父死在了医院。
 
江母悲痛,一病不起。
 
直到后来,他又为了那笔钱,怂恿江晚辛,导致江母离世。
 
终于跻身上流,成功入住傅家。
江晚辛傅擎_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全集免费小说阅读
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傅擎一路走来,背负了江家两条命。
 
傅擎常常在想,他已经做到如此地步已经回不了头了。
 
不如干脆就忘了前尘往事,反正江家已经死绝,江晚辛入狱。
 
成功人的背后谁没有点黑暗不能见光的历史。
 
可是江晚辛入狱的这几年来,她盯着他手指上的戒指时那绝望的样子挥之不去。
 
午夜梦回,他总觉得有个女人坐在他身旁,质问他,这不是应该给她的吗。
 
这件事,折磨了他整7年。
 
江露离坐在傅擎隔壁,手指覆上他的手背,缓缓的搓了搓。
 
傅擎知道,每当这时,江露离是有话要说了。
 
“傅擎,我今年已经29岁了,...不如我们..结婚吧。”
 
江露离自从跟了傅擎,任何要求都未提过。
 
有些事不等她说,傅擎便给了。
 
如今俩人将生意越做越大。
 
默契十足。
 
这许多年,傅擎身边情人不断。
 
江露离知晓,却也从未闹过,从未给过俩人难堪。
 
因为她知道,像傅擎这种可以只手撑起半边天的男人,身边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
 
但是最后傅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必须是她。
 
其实对傅擎来说,江露离也的确是不一样的存在。
 
一起灭了江家。
 
一起创建了现有集团。
 
公司所有账目全部经她手账。
 
她熟知他所有秘密。
 
他明白,只有江露离这种女人,才最适合他。
 
江露离做任何事,都会拿捏分寸,熟练于心。
 
眼前如同小女儿般的羞涩和紧张,是因为她想和他结婚了。
 
傅擎低下头,看了看俩人手指上的戒指。
 
那年他还只是江氏的实习生。
 
他用了攒下许久的零用钱买了这对银戒。
 
戒指里侧刻着江和傅的首字母。
 
看到俩人的字母。
 
江晚辛愣了愣,‘你不是说,要刻上辛&擎么?’
 
是啊,的确是前一天说好的。
 
但是傅擎改注意了。
 
他说这样才更有意义。
 
江晚辛低着头,嘟囔着,‘可是江家,还有个姐姐呢...’
 
她的声音很轻。
 
傅擎还是听到了。
 
他什么都没说。
 
因为他说不出口。
 
这枚戒指本来就不是给她的。
 
...本来就是给江露离的。
 
不过,后来江晚辛还是笑盈盈的看着里面的F&J,幸福的像个偷吃了糖的孩子。
 
她说,‘我们要一直戴着,等结婚时再换婚戒。’
 
她伸出手指,意思是要傅擎替她戴上。
 
傅擎眨眨眼,将两枚戒指收好放回盒内,低沉说,“明天你过生日,我们再戴。”
 
江晚辛眨着长睫毛天真的问,‘为什么?’
 
捏在手里的盒子,紧了紧,‘意义不一样。’
 
看着已经提前走开的傅擎,江晚辛努力压下心里万千思绪追了上去。
 
第二天的确是她生日。
 
也是她入狱的日子。
 
一晃,已经多少年了。
 
这对廉价的戒指已经变了色。
 
如今的傅擎什么都有了。
 
却终究没勇气去换一枚彰显地位的戒指。
 
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江露离,还是因为江晚辛。
 
傅擎缓缓吐出一口气。
 
眼神深邃而悠远。
 
傅擎将俩人的戒指从手指上脱了下来,许久才说,“明早..我们去选婚戒。”
 
江露离悬了七年的心,终于落地。
 
明天...是江晚辛七年刑期期满的日子。
Copyright © 2012-2016 Dushubiji.net.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6000359号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