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撒娇了小说全文_(常梨许宁青)免费阅读
栏目分类:休闲阅读   小新读书网   责任编辑:小新

火爆小说《你别撒娇了》主要介绍了常梨许宁青,是作者甜醋鱼的小说。小说精彩节选:常梨坐在第二排靠左的座位上,人有点儿懒,手心撑着脸,纤细白皙的指尖在脸上点一下点一下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手机,拇指往上滑,翻看群里先前的信息。“快点快点!你准备
傍晚五点,油画馆的彩色窗格映照着外面逐渐沉下来的天色。
 
盛夏时节,这是又要有雷阵雨了,马路上行人车辆火急火燎的往家赶,油画馆内却是灯火通明,坐满了人,正在举办一场颁奖仪式。
 
常梨坐在第二排靠左的座位上,人有点儿懒,手心撑着脸,纤细白皙的指尖在脸上点一下点一下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手机,拇指往上滑,翻看群里先前的信息。
 
“快点快点!你准备一下!马上就要公布一等奖了!!”孟清掬拿着一张二等奖证书从台上下来。
 
周围一群人的目光跟着她纷纷扭过来。
 
常梨抬眼,看她一眼,忍不住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嗳”了一声。
 
随后继续低下头劈里啪啦按着手机。
 
孟清掬先是对着自己的证书拍了张照发朋友圈,又整了整自己的小裙子,把头发往后一撩。
 
便听见旁边常梨撑着脑袋又笑了一声。
 
她奇怪,随即退出朋友圈,信息一栏有个“3”红圈儿。
 
“亿万富婆激情夜聊群”里。
 
甜梨梨:[图片]
 
甜梨梨:今天的孟清掬依然美貌营业呢!!!!
 
甜梨梨:樱桃小丸子羡慕星星眼.JPG.
 
“……”
 
孟清掬看着常梨发的那张图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一只龇牙咧嘴的红毛藏獒。
 
上面还有没去掉的八字水印:恐怖魔王,濒临绝种。
 
为了今天这个颁奖典礼,孟清掬昨天特地去做的头发,原本只想剪个刘海儿,结果被剪发小哥一通忽悠染了一头耀眼红毛。
 
美术生嘛,就该放荡不羁爱自由一点的,红毛就红毛吧,孟清掬昨天是这样想的。
 
结果今天常梨一见到她就笑的停不下来,非常没有面子。
 
“我呸!!”孟清掬骂她,“看看你说的话,再看看你那微信名,你!配!吗!”
 
常梨答的坦然:“我配啊。”
 
“你哪儿甜了?”孟清掬质问。
 
常梨笑了,杏眼弯弯,内勾外翘,像只小狐狸,偏偏一头黑发服帖乖顺的别在耳后,在胸前打了个小卷儿,显现出一种另类的乖。
 
她歪头,眨眨眼:“不甜吗?”
 
孟清掬:“……”
 
-
 
十分钟后,“井绘美术大赛”颁奖仪式进展终于过半,一等奖共有四名,其中三名已经公布完,还剩最后一人。
你别撒娇了小说全文_(常梨许宁青)免费阅读
“肯定是你!!必须是你!!”孟清掬看上去比常梨还紧张。
 
常梨也挺紧张的,井绘奖在美术领域是有含金量的,她自然想拿奖。
 
主持人站在台上终于卖足了关子,才拿着话筒公布:“那么我们一等奖最后一位得主就是——编号32号的选手,18岁的年轻小画家,黎欢!!”
 
右后侧的一个女生站起来,穿了一件MiuMiu浅v小碎花裙,打扮的精致漂亮,抬着下巴像只睥睨众生的白天鹅。
 
黎欢摆出谦虚的笑,对周围点头示意,目光若有若无的扫向常梨的方向。
 
“我操,黎欢还故意往你这边看!”孟清掬皱着眉,“不是,为什么是她啊,你不是参赛了吗?!”
 
“唔。”常梨秀气的眉毛微蹙,“刚才在后台听主办方说,今年好像设置了特等奖。”
 
孟清掬一愣。
 
设置特等奖倒是头一次。
 
黎欢上台领奖致辞。
 
刚一下台,果然就听主持人公布今年还设有另一个特等奖奖项,仅一名,也就是这次大赛的唯一第一名。
 
常梨无声的捏紧了些拳头,垂眸。
 
五四三二一,她默念。
 
紧接着便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特等奖。
 
孟清掬直接顶着一头红发嚎了一嗓子,狠狠摇头晃脑一阵,那头红毛凌乱的贴着脸,这回真像是红毛藏獒了。
 
常梨被“红毛藏獒”搂着重重晃了几下才上台。
 
小姑娘长的实在是漂亮,看着又乖又讨喜,轮廓青涩,五官精致,如今手里攥着奖杯,笑盈盈的望着台下,小裙子到膝盖,露出一截白皙瘦削的腿,看起来大方又得体。
 
她获过不少奖,不过人懒,每次获奖感言都是差不多的一套说辞,常梨看着台下熟稔的背下来。
 
忽的瞥见一个身影,她一顿,视线定住,晃了一秒神,便忘了自己刚才说到哪儿了。
 
于是索性丢下一句“谢谢大家”便下了台。
 
她站在台边,直直的朝最后排的男人看过去。
 
男人白衣黑裤的倚墙站着,正低声讲电话,眉眼低垂,不知道在说什么,桃花眼微扬,薄唇勾起一个轻佻又散漫的弧度。
 
看起来有点坏,却又云淡风轻的样子。
 
常梨看着,心跳突突的跳了两下。
 
-
 
她当时大概看的挺失态的,常梨琢磨着可能还有点色相,因为颁奖一结束孟清掬就直接一把搂住她问:“你刚才看哪个漂亮弟弟呢?”
 
常梨笑眯眯纠正她:“是帅气哥哥。”
 
孟清掬一愣,随即便勾起好奇心,以前都是她到处花痴,什么时候见常梨主动夸过人帅。
 
“谁啊谁啊,哪个学校的?”
 
常梨抱着奖杯往外走,左右看了圈,已经没男人的踪影:“不是学生吧,上回见到他打领带呢。”
 
孟清掬吃惊的睁大眼:“上回?你认识啊?”
 
刚刚下完雷阵雨,马路还是湿的,空气中一股粘嗒嗒的味道,常梨轻轻皱了下鼻子,连带着声音也瓮瓮的:“不认识呀。”
 
常梨没细说,因为拿了这次大赛的第一名,晚上大家约了要一块儿去玩。她先回了趟酒店,把奖杯妥善的放在玻璃柜里头。
 
洗完澡,她长发湿漉漉,空荡的长T底下露出两条瘦削匀直的腿,常梨趿着拖鞋把方才送来的配餐拿到床上。
 
趴着,叉子搅了下奶油蘑菇意面,小口咬下去。
 
她又蓦的想起那个男人。
 
她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机场,就两天前,因为学油画是在魔都,临近开学刚刚飞回北京,走出机场时便看到了他。
 
城市拥堵纷扰,霓虹灯和车尾灯在傍晚交相辉映,给城市染上一层朦胧的颜色。
 
男人倚车站着,白衬衫随意的塞了一半在黑色长裤的腰身里,灯光映照下来,透出隐约的宽肩窄腰的绝佳身材。
 
常梨从小学画画,觉得这男人怎么看都是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以及他那双桃花眼比她画的任何一双眼睛都要漂亮。
 
据说这样桃花眼的男人生来就一堆烂桃花,可他笑意却总不达眼底,举手投足都慵懒散漫,只显的清冷。
 
常梨当时站在机场口直勾勾看着男人,没注意路,箱子就啪嗒一下从台阶滑下去。
Copyright © 2012-2016 Dushubiji.net.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6000359号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