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_江晚辛傅擎全章节阅读
栏目分类:休闲阅读   小新读书网   责任编辑:小新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是作者魏子馨著作的小说,主人公是:江晚辛傅擎。小说讲述了:江晚辛出来时,还穿着当年入狱时的那件白色棉袄。和江露离衣柜里那些华丽的衣裳比起来,样式老旧的让人想笑。江晚辛已经很瘦了。几年的牢狱之灾,让她更显飘零。
傅擎对江晚辛的印象其实...寥寥无几。
 
这许多年,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当年在庭审结束时,她盯着自己和江露离手指上那一对指环时说的那三个字‘我认罪’。
 
从前江晚辛总是追着俩人的身后,一声一声的唤着他傅哥哥。
 
那时他对她是充满了利用的。
 
所以看到她故意的讨好的笑脸,他打心底膈应。
 
可偏,她张着嘴,惨白着一张脸,说我认罪时,那凄楚的模样,总是让他夜里惊醒。
 
凌晨一点半。
 
他压着心口处,闷闷的疼。
 
或许,愧疚的多了,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那一点良心终究还是浮上心头。
 
他欠江晚辛的。
 
他欠她太多太多。
 
可能永远都偿还不清。
 
但是他还是想做些什么。
 
哪怕是买个房子,给她一些钱。
 
就算是弥补多年来的愧疚。
 
他怕江晚辛出狱,也盼江晚辛出狱。
 
这七年来,他被愧疚罪孽久久折磨。
 
他想,等江晚辛出来,他尽可能的弥补她。
 
为的,不过是给自私的自己赎罪罢了。
 
9点30。
 
他准时出现在了监狱门口。
 
黑色的大门,缓缓被人推开。
 
江晚辛出来时,还穿着当年入狱时的那件白色棉袄。
 
和江露离衣柜里那些华丽的衣裳比起来,样式老旧的让人想笑。
 
江晚辛已经很瘦了。
 
几年的牢狱之灾,让她更显飘零。
 
从前眼里的热情和天真,自然早已不覆存在。
 
剩下的只有迷茫和绝望。
 
身后铁门咣当一声再次合上。
 
江晚辛才反应过来,她已经刑满释放了。
 
她抬抬脚,不知道是应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
 
不知所措,呆若木鸡。
 
这样的江晚辛,让人一眼看过去,像个傻子。
 
她盯着地上徐徐靠近的影子,呆滞的抬起眸光。
 
傅擎个子高大,肩膀宽厚。
 
是人群中最闪耀的那颗星。
 
从前的江晚辛是可以一眼就看到他的。
 
如今他就站在空旷的道路旁,更加惹人注意。
 
成熟、从容的男人气息,在他身上展露无疑。
 
他终于成功了!
 
踩着江家两条命,扯着她的尊严和自由爬入云巅。
 
他对她伸出手,晕出一抹笑,“晚辛,上车。”
 
如此云淡风轻,像极了当年那些个无数个所谓‘甜蜜’的日子里,他接她回家时说的话。
 
从前这句轻飘飘的话完全可以砸进她的心里。
 
如今...
 
如今还剩下什么了呢。
 
江晚辛眨眨眼,压下睫毛。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_江晚辛傅擎全章节阅读
不自觉的盯着他左手无名指的位置,那里一条白线。
 
入狱时的戒指不在了。
 
傅擎知道她在想什么。
 
尴尬收回手,不自觉的转了转那条白线的地方。
 
他知道今天她出狱,所以昨晚和江露离那场饭局,他故意找了个借口将戒指取下。
 
傅擎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安置在副驾驶上,“我听里面的人说,你想去公墓见你父母。”
 
江晚辛看着窗外并未说话。
 
傅擎驱车,俩人上了墓地,见到父母的墓碑,江晚辛缓缓跪下,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她抬起手,用力的,一下一下的,直到手指流血,扣下了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江晚辛的心疼了7年。
 
自小到大,母亲对她唯一的笑,是断气时留给她的。
 
年少时,她最喜欢父亲。
 
父亲从来都笑眯眯的,回了家,喜欢把她抱在怀里。
 
入狱的第一年,她知道了真相。
 
父亲婚姻内背叛母亲,母亲抑郁早产生下她。
 
母亲恨父亲,一并恨了她。
 
父亲死后,支撑母亲活着的恨也一并死了。
 
病床前,母亲辱骂她,最后一点念想也不留。
 
全因母亲早就看透江露离,没了江家庇佑,监狱里才是安全的。
 
她一直以为母亲狠毒了她。
 
可是哪有一个母亲,为了保护女儿,会亲手将女儿推向监狱的呢?
 
如果不是因为爱,还能是什么。
 
车子停在傅擎高档的小区内。
 
“这里..不是我家。”这里陌生,她害怕。
 
傅擎扯住她手腕,“房子卖了,你回不去了。”
 
江晚辛也不说话,愣在那,任由被他拉着。
 
傅擎将她带回了自己住处。
 
进了房间。
 
江晚辛坐在角落里,靠着墙,手里握着从墓碑上抠下来的照片,一声不吭。
 
傅擎坐在远处的沙发上,寸步不离的盯着她。
 
江晚辛一动不动,眼神都未曾挪过半分。
 
傅擎以为,是她不想和他说话。
 
他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总要给她缓冲的余地。
 
落日余晖,最后一缕光线照射在墙角时。
 
傅擎缓缓开口说,“晚辛,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吃的。”
 
他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食材愣住。
 
傅擎是会做饭的。
 
他从小到大活的凄苦,小时候在国外,还跟流浪狗抢过吃的。
 
所以他后来什么都学。
 
只是他这几年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过惯了人人喊他傅总的日子。
 
一碗面条宝贝似的端到她眼前,“晚辛,你尝尝,是不是当年的味道。”
 
江晚辛不看他,也不看那碗面,只是盯着远处一个角落。
 
傅擎察觉着她的意思,将面条放在了地上。
 
后退了几步。
 
江晚辛这才快速的爬了过去,保持着那种姿势,她用手指捞着面条,快速的吃完了所有面。
 
捧着空碗愣在那。
 
傅擎伸出手,去拿碗,“我去..洗...”
 
话音未落。
 
江晚辛突然跳起,拿着碗快速的跑进厕所,用脏水洗了碗。
 
傅擎大惊,“晚辛,你怎能用...”怎能用马桶里的水去洗碗。
 
可话..还没说完。
 
江晚辛已吓得抱着头,蹲在马桶旁。
 
瑟瑟发抖。
 
傅擎的心,在那一刻好似停止了跳动。
 
江晚辛从前是最快乐,最灿烂的。
 
即便江母对她不够好。
 
可她也是活的极其天真,
 
被江父保护得很好的一个女子。
 
这样的江晚辛,让傅擎心里钝钝的疼。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亲手赋予她的。
 
傅擎吞了吞喉咙,嗓子莫名有些疼,伸出手,捡起空碗,丢在水池里。
 
盯着清水溢满水池。
 
流淌一地。
 
江晚辛...疯了?
Copyright © 2012-2016 Dushubiji.net.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6000359号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