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有星光陆之尧薛绮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栏目分类:休闲阅读   小新读书网   责任编辑:小新

小说主人公是陆之尧薛绮罗的书名叫《抬头有星光》,它是作者月半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之尧,薛绮罗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奈何薛绮罗家中突变从千金小姐沦为了清贫少女,陆家人渐渐看不起薛绮罗想要拆散他们。白茗玉是
小说主人公是陆之尧薛绮罗的书名叫《抬头有星光》,它是作者月半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之尧,薛绮罗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奈何薛绮罗家中突变从千金小姐沦为了清贫少女,陆家人渐渐看不起薛绮罗想要拆散他们。白茗玉是名门大小姐,她也一直喜欢着陆之尧,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想要陷害薛绮罗,不料弄巧成拙伤了自己,当一切都是迷雾的时候,秦家找上门来说要接走走失多年的大小姐...

陆之尧不正面给出答案,他忽远忽近的态度也让闵素蓉捉摸不透。
 
可揭开了自己的伤疤,她也有些黯然,“不瞒您说,我也不想如此。但亲生儿子与外人站在同一条线,我想如果是陆总,也会做这样的决定吧。”
 
陆之尧很快微笑着否决,“不,我不会。”
 
这让闵素蓉有些尴尬,“那……陆总,之前我说的方案呢?您有兴趣吗?”
 
“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
 
门外的秦姝听不清所有话,唯有这一句听清了,手忙脚乱地拉着顾曼曼就要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哟!这不是陆总么。”秦姝对着他招手,傻笑着。
 
陆之尧轻轻瞥她一眼,兀自走开了。冷淡得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顾曼曼见状,扯了扯她的手,“我去帮你问问,你等会。”
 
还没走出去,顾曼曼人就被秦姝给拉了回来,“我自己去!我看他能牛到什么时候!”
 
秦姝等在洗手间外,陆之尧出来的时候,她正准备点烟。
 
“你信她说的话?”秦姝直奔主题。
 
陆之尧没有看她,反问道,“难道信你?”
 
“我比她可信度高。”
 
“你是说……”他故意将声音拉长,“同为骗子?”
 
秦姝一愣,忽然大笑,拿出火将烟点燃,薄薄的烟雾缭绕,让她显得格外妩媚,“我骗你什么了?”
 
“你从没说过实话。”陆之尧擦了擦手,顺势将她的烟抢来扔在地上踩灭。
 
他倚靠在墙上,似乎愿意与她一谈。
 
秦姝拍了拍他的肩,“秦氏在她的带领下,只会走下坡路。”
 
“但至少现在还有利可图。”陆之尧的思维缜密,从没有人能够玩的过他。
 
“不愧是陆总,你说的固然正确。但是,这样的小利,值得你冒险么?将来我坐上总裁之位,比这多百倍的利益等着你。”
 
陆之尧眯了眯眼,“原来秦小姐有更高的志向,我很佩服。不过,我是为公司考虑,而非个人。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秦姝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们俩靠得极近,近得他都能感受她芳香的呼吸。
 
一瞬间,心脏猛地开始打鼓。
 
“哦哟,陆总心跳这么快?”她坏笑,靠得更近了,“我觉得陆总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利弊。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
 
就在她要放开他的那一刻,他却伸手将她揽住,“如果不是这件事,你或许永远对我避之不及。”
 
陆之尧俯身,轻声在她耳畔喃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秦姝的目光黯淡下来,本来想挣扎出来的,却好似失去了力气。
 
“谁知道呢?陆总觉得我在害怕什么?”她笑,却掺杂了太多的无奈。
 
陆之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似乎想要将她看透。良久,他伸手抚了抚她左嘴角,“真令人怀念。”
 
语毕,不等她问什么,便放开了她。从怀里拿出一张请柬给她,“记得来,会有惊喜。”
 
秦姝愣愣地拿着那张请柬没能回过神来,一直到顾曼曼找来,她还在发呆。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知道她的身份了吗?
 
她摇了摇头,觉得头疼。不对的,这不符合自己所了解的他。他如果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一定会勃然大怒,他最讨厌欺骗他的人。像这样的弥天大谎,是不能被他原谅的。
 
日暮时分,陆之尧回到陆宅,陆老爷子叫他去书房。
 
“如果不是每周照例来看我,你或许连这个家都不认了。”老爷子即便年老,却仍有当年的风范。眉宇间尽显严厉。
 
陆之尧淡然,“不会,父亲多虑了。”
 
“当年,”陆老的口气微微松了些,“当年我不知道……”
 
“父亲,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陆之尧打断他,毫无表情的脸庞上,感觉不出任何情绪来。
 
陆老一怔,“你还在怪我对不对?”
 
“不敢。”
 
“从小你脾气就倔,怎么劝都不听。当年跟薛绮罗也是,一直到现在都不娶,难道你打算这样一辈子吗!”
 
陆老已经老了,他当然要为孩子的婚事着急。但四年过去,他的身边愣是从没出现过一个女人。
 
陆之尧微微抬头,站得笔直,“我心里只有薛绮罗。”
 
陆老仍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沉默了。
抬头有星光陆之尧薛绮罗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我一大把年纪了,难道我到死你都不会原谅我?”陆老急得蹬拐杖。
 
“不敢,您言重了。”
 
在书房呆了一会儿,陆之尧便绕去了后花园。在这样寒冷的冬季,却还是有不少鲜花在绽放。夜色之下,却另有一番孤冷的意味。
 
在花园的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孤坟,没有墓碑,却是花团锦簇。
 
那个女人的面容仍会时不时地跑出来,他从前都没有注意,除了那天晚上,她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从来没有掉过眼泪。
 
现在想来,她那声带着暖意的阿尧,犹在耳畔低吟。
 
陆之尧随手折下几支花放在坟前,月光将他的身影拉长,却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阿尧。”身后有年轻的男声传来。
 
陆之尧正想着,浑身一震,猛地回头,有片刻失落印于眉宇。
 
“阿尧,有消息了!”昆翎有些激动,将文件拿出来给他。
 
“当年被烧死的女人不是她,有人调换了DNA比对标本。而且我在调查途中发现,四年前的车祸有蹊跷。”
 
陆之尧翻看着文件,“继续查下去。”
 
“还有一件事,你肯定会感兴趣。”昆翎拿出了秦姝与秦蔚然出现在郊外的照片,“他们找到了薛亦泽最后一段录像。现在在找人了。”
 
“我知道。是我放消息给她的。”陆之尧毫无意外之色,他负手而立,自信满满,似乎无论什么意外都是意料之中。
 
陆之尧点了点照片里的秦姝,“这个女人,回来的目的不单纯。去查清楚,另外,再放一条线索给她。我需要确定一下。”
 
“确定什么?”昆翎是理工男,情商有点低。但片刻后一拍脑门,“原来如此!”
 
翌日晚饭后,秦姝还是来了会场。
 
现在事态紧急,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阿姝!这里!”顾曼曼朝她招手,为她拿了一杯香槟。
 
秦姝为了平复心情,直接一口灌下,“你怎么也在?”
 
“我被林琮禹给拉过来了。”顾曼曼满脸无奈,看着一旁与人相谈甚欢的未婚夫,不知是该哭还是笑。
 
秦姝还没来得及回答,顾曼曼便小声惊叫,“你妈也来了!”
 
秦姝一怔,咬牙,“陆之尧他是故意的!”
 
难道就是为了来挖苦她么?这场宴会的筹备起码有一个月了,如果他真心希望自己过来,应该在自己回国那时候就寄请柬过来,宴会开始前一天才给,这算什么?可不就是为了挖苦她么。
 
没事,她薛绮罗最大的特性就是坚强坚韧,婚后三年如地狱般的日子她都熬过来了,这点困难又算什么!
 
她倒要看看,这个陆之尧到底耍什么花招。
 
“你这是要吃了谁?”说曹操曹操到,陆之尧的声音幽幽从她身后传来。
 
秦姝剜他一眼,不予理会,兀自绕开了他往别处走去。
 
“站住!”陆之尧拉住她的手,“你可别想去搞破坏。”
 
“我说陆总怎么这么好心叫我过来呢,原来是想看我出糗。这宴会上少说也有百位大鳄,你也扬言说会在此次宴会上宣布将来三年内陆氏的合作伙伴。多谢陆总好意,不过我不会知难而退,任由你怎么奚落我,我都会……”
 
她还未说完,陆之尧的五指便穿过她的发隙拖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拉向自己,深深地吻了下去。
 
众人开始惊呼,原本充斥着圆舞曲的大厅变得嘈杂起来,纷纷举起了手机。
 
秦姝愣住,她没有想到陆之尧会这样大胆。她的脑子早已爆炸,接而一片空白。
 
在不远处的顾曼曼直接是一口酒喷了出来,结结巴巴地扯着林琮禹的袖子。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划破嘈杂的空气。
 
陆之尧的左脸上,五指通红的印子让所有人的心里都一冷。
 
“你再这样我就杀了你!”
 
秦姝的眼睛通红,这一句话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
 
她不允许自己再犯错,一点点都不行。既然陆之尧这么不要脸,自己也不必给他脸。
 
但此时,看热闹的众人之中,没有闵素蓉。
 
会场太大,她随便选了个出口出去。但却转到了后花园里。
 
她颓丧地坐在椅子上,这跟她的计划大有出入。现在别说低调,谁都会记得那个打了陆氏总裁的千金小姐了。再加上最近的舆论,自己要如何是好?
 
顾曼曼追过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走,我们回家。”
 
秦姝鼻子一酸,抱住她,“回家。”
 
可是此时,远处有异样的响动传来。秦姝一听,与顾曼曼循着声音走去。
 
黑暗处,有一个白衣女人与男人正在……
Copyright © 2012-2016 Dushubiji.net. 小新读书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6000359号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心得体会